【中国水利报】给水出路是应对洪水的一剂良方 ——湖北省用新的防洪理念应对洪水

发布时间:2017-09-12 12:40 来源:网络整理

【中国水利报】给水出路是应对洪水的一剂良方 ——湖北省用新的防洪理念应对洪水

编著按:今年,由于连续的强降雨,我国出现严重的洪涝灾害,据国家防办统计,截至7月13日,全国已有28个省(自治区、直辖市)1508个县遭受洪涝灾害,农作物受灾面积5460.66千公顷,受灾人口6074.67万人,与2000年以来同期均值相比,受灾面积偏多26%。

传统的治水思路侧重于不断加高加固堤防。有些地区治理洪水主要靠“防”和“堵”,一边蚕食洪泛土地,一边试图把水挡住。在肆虐的洪水面前,传统防洪理念弊端凸显。现代防洪和洪水管理的理念强调,与其不断地加高堤坝,被动抵挡,不如设法找出与水和平共处的方法,给洪水出路化解人与洪水之间的冲突,减轻洪水带来的灾害。7月14日,湖北省第二大淡水湖梁子湖与一堤之隔的牛山湖37年后重新“复合”,既及时缓解了梁子湖长时间超保证水位运行带来的溃堤风险,又成为湖北省践行现代防洪理念的新起点。

中国水利报讯 (本报记者 张佳鑫 张强 )7月14日7时,随着连续爆炸声,3.5秒内水柱与泥土构成的幕墙冲天而起。隔堤被成功炸开,湖北省第二大淡水湖梁子湖与一堤之隔的牛山湖37年后重新“复合”。 

6月18日入梅以来,湖北省遭遇多轮强降雨,梁子湖防导压力持续增大,梁子湖堤防发生重大险情的概率日益增大,梁子湖唯一排水出口樊口泵站已全力排水80天,但每天降低水位仅1厘米,效果甚微。7月12日,湖北省委常委(扩大)会议研究决定,湖北省第二大湖泊梁子湖的牛山湖实施破垸分洪。 

1传统防洪思维在大灾面前凸显弊端 

受高水位浸泡影响,梁子湖堤防发生重大险情的概率日益增大,稍有闪失,周边地区的灾情不堪设想。 

除了季风气候带来的集中的降雨和厄尔尼诺与拉尼娜现象带来的异常降雨外,对土地及河川的不当管理和使用,往往也是造成水患严重的主要原因。 

“水也是有记忆的,它们会顺着原本的路线为自己找到出路。”在中国地质大学教授李长安看来,城市蓄洪空间减少是洪涝灾害不可回避的因素,湖泊减少造成城市蓄洪空间萎缩,大汛来临,洪水无处消纳,自然会占领人的生存空间。 

由于历史原因,围湖造田、填湖盖房、围湖养殖,使得湖北省的湖泊数量减少、面积萎缩、功能退化,面对突发严重汛情,调水蓄洪的能力明显严重不足。例如,梁子湖水位之所以不断攀升、居高不下,不仅因为今年的强降雨历史罕见,外排能力有限,更是由于湖泊过度围垦,减少了湖泊容水空间。 

资料显示,20世纪50年代,梁子湖水面达406.3平方公里,1980年湖泊水面304.3平方公里。2012年,经勘察,梁子湖水面面积只有271平方公里,在中水位(19.00米)高程时,梁子湖湖容仅为8.5亿立方米,较20世纪50年代减少了容积4亿立方米。这意味着如果梁子湖还保持着当年的面积,可以提供8倍于牛山湖的巨大分洪空间,围湖大堤的压力将大为减轻,也不会出现因破垸出现的搬迁居民和居民搬迁之苦。 

管中窥豹,略见一斑。梁子湖破垸分洪也折射出传统治理洪水思路的不足和弊端。传统的治水思路侧重于不断加高加固堤防。有些地区治理洪水主要靠“防”和“堵”,一边蚕食洪泛土地,一边试图把水挡住,哪里可能被淹就在哪里垒堤筑坝,堤坝越修越高,洪水的压力也越来越大。 

日益增长、规模宏大的堤坝不仅要每年耗费大量精力去修缮维护和除险加固,在汛期也进一步增加巡堤查险的强度和难度。高企的水位也使当地居民的心始终悬着。同时,一旦被迫启用分洪区,经济和心理上的损失也不可谓不大。 

如果不给洪水顺畅的通道,仅仅靠堤防抵挡和人工抽排,在强大洪水来临时候,应对汛情效果也十分有限。湖北省湖泊局综合处副处长姜俊涛表示,对于大型湖泊,闸口泵站抽排能力有限。在梁子湖无上游来水的情况下,24小时抽排也只能降低其水位1~2厘米。若不分洪,根据累积雨量测算,7月15日至今最高水位将达到21.57米。 

湖北省防办副总工程师江焱生说,如果不破垸分洪,按照水量分析,梁子湖水位超过了21.43米的历史最高水位后,会达到21.5米以上,严重威胁湖堤安全。 

如果没有分洪区域,随着降水和上游来水增多,河道、湖泊的水位必然上涨, “死守”成为唯一的选择。如果只是被动地除险和加固子堤,虽然能暂时抵挡洪水的侵袭,但是随着水位的不断增高,压力超过堤坝承受的极限,险情可能不断出现,一旦出现“压倒骆驼的最后一根稻草”,将导致严重后果。 

梁子湖的水域面积由自然高地和湖泊堤防圈围而成,堤防总长47.39公里,保护着鄂州城区、武汉东湖高新区和鄂州、武汉的大批城镇、村庄、农田及重要基础设施。但是,由于系统整治不够,导致出现堤顶高度不够、堤身单薄等问题,局部地方仍依靠子堤挡水。梁子湖湖堤已长时间高水位运行,险情不断,鄂州梁子湖广家洲大堤、铜铁海大堤等险象环生,溃决风险不断加大。 

2现代洪水管理理念解燃眉之急 

情况紧急,湖北省委、省政府果断作出决定,对湖北省内第二大湖泊梁子湖流域的牛山湖进行破垸蓄洪,解决湖区严重内涝,避免高水位漫堤风险。湖北省防指专家经过细致周密分析计算,根据防洪法、湖北主要湖泊防汛应急预案、湖北省湖泊保护条例等法律法规,依法提出牛山湖破垸分洪方案。武汉市常务副市长龙正才在湖北省政府新闻发布会上表示,此次破垸分洪需要紧急搬迁1658名群众,分布在武汉市江夏区和东湖高新区,已于13日12时全部转移完毕。 

“分洪之后,破垸分洪的牛山湖给持续高水位的梁子湖增加100多平方公里的有效蓄水面积,牛山湖可以承担梁子湖5000万立方米水量,解燃眉之急。”江焱生说。分洪的效果立竿见影,梁子湖的水立刻奔向了水位比它低1米的牛山湖,5个小时后,梁子湖水位与牛山湖水位基本持平,由分洪前的21.49米降至21.32米,5小时下降0.17米,是近8天来首次低于21.36米的保证水位。 

面对变化无常的降水和水情,“梁子湖保卫战”中除了对大堤严防死守,还有一批圩垸可以破垸分洪。此前,梁子湖的两轮破垸分洪,破垸的数量达到17个,剩下没有破的圩垸都进入第三批分洪名单。这些圩垸原来就是梁子湖的湖汊,属于分洪区,如果湖水继续上涨,将根据实际情况进行破垸分洪。实施梁子湖分洪调蓄措施,就要把切割的湖泊面积合起来,把改变的水域恢复起来,把丧失的调洪功能补起来,实现水循旧路、水回娘家。这既是防洪保安澜的紧急之举,也是顺应自然、实现绿色发展的必然选择。 

这一行动的背后,贯行着现代洪水管理理念,即与其不断地加高堤坝,被动抵挡,不如设法找出与水和平共处的方法,化解人与洪水之间的冲突,减轻洪水带来的灾害。  

其实,古人的智慧中,已经闪烁出现代治水思路的光辉。大禹在治水方法上,由堵截为主变为疏导为主,更尊重客观规律,因地制宜,因势利导,对各地不利排涝防旱的地貌进行了大规模改造,千方百计疏导洪水,使之归泽入海。 

3治水既要解近渴更要谋长远 

此次湖北破垸分洪,不仅是应时之举,更是把危机变成了契机,还湖于民,还湖于未来。湖北省还有进一步规划,在破垸分洪之后,将梁子湖、牛山湖、垱网湖、愚公湖及第一批分洪民垸连成一体,因势利导退垸(湖)还湖,还湖于民,梁子湖面积增加101平方公里,增强湖泊自净功能和调蓄能力。此举摆脱简单的防洪思维,从更大的格局来看待问题,不仅着眼于眼前的洪水,更着眼于日后的生态保护与建设。 

党的十八大首次把生态文明建设列入建设中国特色社会主义的“五位一体”的总布局,要求生态文明融入经济建设、政治建设、文化建设、社会建设各方面和全过程,努力建设美丽中国,实现中华民族永续发展。 

湖北省委深入学习习近平总书记“共抓大保护、不搞大开发,推动绿色发展”的重要指示精神,切实践行“五大发展理念”,坚持科学发展,顺应自然规律,在治理洪水中转变发展方式,走生态优先发展之路,以湖泊健康发展和可持续利用,支撑保障“千湖之省”经济社会可持续发展。 

湖北省副省长、省防指常务副指挥长任振鹤表示,启动牛山湖等汊湖分洪调蓄应急措施,是湖北全面实施湖泊综合治理的第一步。还将按照省委、省政府决策部署,还将实施全面退田还湖、退垸还湖、退渔还湖工程,加强湖泊入江通道建设,提高防洪排水能力,实现梁子湖流域长治久安,为人民群众创造更好的生产、生活、生态环境,为人民群众追求美好生活打下坚实基础。湖北平原湖区自古就是云梦泽,是装水的地方,还水于湖区,是实现“千湖之省”经济社会可持续发展的良好途径。 

梁子湖与牛山湖将连成一体,牛山湖渔场也将彻底还湖。“水系相连、破垸分洪不仅可以缓抗洪燃眉之急,还可以恢复湖泊天然生态,有助于修复河湖天然调蓄功能,提高武汉、鄂州等地的排涝排渍能力。”长江委防办主任陈敏表示。 

同样,目前全国如火如荼开展的“自然积存、自然渗透、自然净化”的海绵城市建设,核心理念之一就是因势利导、因地制宜。其本质是谋求道法自然的发展模式与综合治理模式,将生态理念融入城市发展规划与综合治水规划之中。 

湖北省的行动表明,必须在洪水管理中实现人与自然的和谐共处,在发展经济的同时,学会尊重自然、顺应自然、保护自然,以增强生态系统稳定性,改善人们的生活环境。 

大灾之后大治。梁子湖退垸还湖在今年的全国抗洪中虽然只是局部的一小步,但它拉开了系统治理洪水的大幕,成为湖北省践行现代防洪理念的新起点。 

http://www.wm927.com/vilsT/
(编辑:admin)
公用页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