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图文】任我明说:“做中国特斯拉” 能拯救观

发布时间:2017-07-27 12:59 来源:网络整理

言 | 极少有人会承认自己的错误

崇祯说,诸臣误朕。这是1644年他在煤山上写的血书,也是大明王朝最后的遗诏。

他确实做了很多努力,剪除魏党,勤于朝政,远离声色,生活俭朴--甚至死前的皇袍都打着补丁。但是大明还是亡了。崇祯的结论是:都是别人的错。

【图文】任我明说:“做中国特斯拉” 能拯救观

没有人轻易认错,特别是他认为自己做了太多努力后。

很多时候,成败和努力并不正相关。更多还靠对局势的判断,对人的判断,对自己的判断,以及一些必要的运气:如果崇祯生在任何一个非末代时期,一定是个好皇帝。十五朝的积重难返,个人处处误判,性格刚愎武断,再加上内忧外患,众臣掣肘(他只说对了这一点),大明覆灭其实是一个必然。

【图文】任我明说:“做中国特斯拉” 能拯救观

观致也很委屈。我做了那么多努力,为什么还是有人唱衰?比如,最近《童济仁汽车评论》和《车聚网》的近500名读者投票显示,有44%的人认为观致没戏,有戏的只占23%仅为前者一半。

《任我明说》视频出来后,观致的公关娘娘们有意见了,提了一些中(jī)肯(liè)意见。然后,一些观致车主更有意见,直言老任和大明乱比比。

好吧,节目目的达到了。接下来看一下二人是怎么胡说八道的吧:

▲《任我明说》第二期:观致还有戏吗?

时长约12分钟,建议Wifi下观看

今年是观致公司成立十周年,品牌发布六周年,新车上市四周年,它2016年销量为2.4万辆--仅为对标对象大众汽车的1/166。上市之初承诺的120家经销商,至到今天都没有达成。

现在观致提出两栖战略,即传统能源与新能源并重,并提出要做中国的“特斯拉”。从做中国的大众,到中国的特斯拉,我们可以说它有投机的心理,但也确实是一个不错的思路。

【图文】任我明说:“做中国特斯拉” 能拯救观

比如,它的观致3电动版可以比照马上上市的Model 3,上海车展上亮相的Model K-EV可以跟Model S有一拼--连命名方式也已经迫不及待的向特斯拉靠拢了。

而且,观致和特斯拉在一些点上也有类似。

第一、都以安全著称,Model S在2013年8月北美NHTSA的碰撞测试中曾宣称拿到过最高的5.4星。几乎在同一时间,观致3也拿到了Euro NCAP安全碰撞测试的5星,并号称为史上第二高分,仅次于沃尔沃V40之前的成绩。

【图文】任我明说:“做中国特斯拉” 能拯救观

第二、都是以一种小而美的外来者姿态切入汽车行业,并试图以一种与众不同的商业模式颠覆这个行业。他们都志存高远,调性很高。比如观致一开始只招著名企业的人,办公室设在陆家嘴国金中心,上下弥漫着一种精英文化。特斯拉也有一种自命不凡的调调,并对汽车圈固有的陈规嗤之以鼻,Elon Musk甚至一度被怀疑为外星人。

而且它们一开始都有谜之自信。观致宣称不找代言人,好产品会自己说话。特斯拉则表示不用打广告,因为自带光环。

它们在这里的差别是,特斯拉装X成功了。观致没有。

【图文】任我明说:“做中国特斯拉” 能拯救观

三、它们都缺钱。2016年特斯拉亏损约47亿人民币,观致亏损19亿人民币,而且它们都是连年亏损。这里的差别是:作为上市公司特斯拉的股份在2017年一度超过通用福特,而观致外方母公司Kenon Holdings的股价,从2015年20多美元到2017的12美元。

坦白说,如果现在车聚君被请去观致作CEO,可能也会把新能源作为一个重要突破口。不然呢?我们确实找不到其它更好的解困方案。

所以,车聚君非常理解车展前曝出的观致在四川宜宾拟投20万新能源电动车项目的消息。

但,唯一选择就一定是最佳选择吗?显然不是。1-4月中国市场上共销售了66,444辆纯电动车,只占同期乘用车市场份额的0.87%。按此速度,预计今年中国纯电动车的销量约为20万辆--正好是观致宜宾项目的规划年产能。

一个宜宾要挑起全国的销量吗?

【图文】任我明说:“做中国特斯拉” 能拯救观

“作中国的特斯拉”,可以缓解观致目前心理上的焦虑,但不能从根本上让它改善生存境况。甚至,由于前期更大的投入,反而会让它脆弱的财务状况雪上加霜。万一资本市场遇冷采取收紧策略,宜宾项目的进展就更难说,中国特斯拉的梦想更遥远。

其实,真要有特斯拉的实力,以目前观致常熟工厂15万的产能怎么就不行了?特斯拉2016年一共才卖了7.6万辆--常熟可以让观致秒变2个特斯拉。所以,宜宾项目明显是为了吸引资金注入的筹码,而不太是特斯拉那种为扩产能而开辟的Giga工厂。或者,从另外一角度看,宜宾项目更像是乐视莫干山工厂,或FF内华达工厂。

【图文】任我明说:“做中国特斯拉” 能拯救观

不是谁都可以作中国的大众,也不是谁都可以作中国的特斯拉。观致目前最重要的是做自己。现实的方案可以是:

一、利用奇瑞的渠道,快速铺开销售网络。WEY都可以在哈弗店里卖到18万,观致干吗还要端着?有了销量,才会有一切可能。

二、可以考虑把奇瑞的M1X、T1X平台拿来,让Gert Hilderbrand设计出新产品。因为产品线短缺是制约观致销量的最大内因。这也没什么丢人,它最早致敬的大众集团,内部不就是奥迪和大众共享平台吗?丰田和雷克萨斯也有先例。况且,M1X平台本来就是奇瑞集成了观致、捷豹路虎的技术最新开发出的先进平台,这时不用更待何时?

三、与其电动化,不如智能化。电动化的路毕竟长且销量提升有限,致力于此的比亚迪已经明显吃了这个亏,这两年开始狠补落下的传统能源车的课。观致应该清醒的意识到,现阶段新能源只是酒,不是饭。

而以自动驾驶为主要特征的智能化,则可以很快应用于所有各类的车型上,并直接提升消费者的感官体验与品牌形象。观致致敬的特斯拉,除了以性能电动车著名,不就是以世界上最领先的自动驾驶技术为傲吗?观致不能买椟还珠啊。

四、认真讲一句:观致既没有大众的命,也没有特斯拉的运,它其实最像的是中国版的沃尔沃。原因不说了,因为发稿时间快到了。愿意听的读者可以留言,以后视频中继续嘚吡。另外,言多必失,万一观致恼了来删稿咋办?

车聚小结:

关于崇祯,其实还有一段有意思的逸事。他在自尽前5天,还专门差人把魏忠贤的遗骸重新厚葬了一遍。这是对他上任伊始铲除阉党这一功绩的自我否定。在李自成的喊杀声中,他终于明白:他之前所颠覆的其实是正是它不具备且需要的。

而他所倚重的东林党,在大厦将倾之际竟无人肯捐银两,让崇祯既无饷御敌,又无资南渡--如能弃京南遁,至少可凭江而喘,复南北宋之势。时光亨等文臣当初慷慨陈词力阻南迁,而城破后却第一时间投降李自成。

所以崇祯曾愤言:文臣人人可杀。事实上他在17年间换过17个刑部尚书和50个内阁大学士。人心动荡,君臣二意,缺钱少粮,错判局势,先刚愎自用后又自暴自弃。相比之下,他的勤勉俭朴、苛令仁政又有何用?

崇祯没有做错什么,却又什么都做错了。

http://www.wm927.com/52ZXjGYmCG/6382765568.html
(编辑:admin)
公用页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