四位全国政协委员携提案做客社会与法频道《我

发布时间:2017-08-27 12:20 来源:网络整理

四位全国政协委员携提案做客社会与法频道《我

大家看法演播室

第十一届全国政协四次会议正在召开,近日,央视社会与法频道“两会”特别节目《我建议》邀请全国政协委员、著名导演冯小宁、全国政协委员刘红宇、全国政协委员刘庆柱、全国政协委员张新建做客演播室,他们带着各自的提案在《我建议》的平台征集民意。现场观众积极参与,对每个提案的讨论都非常热烈。

刘红宇委员:“建议国家建立强制救助中心。”

观众提问:“那些自己选择流浪的儿童,如何能保证对他进行强制救助是正确的救助方式?”

全国政协委员、律师刘红宇今年在关注流浪儿童,在认真研究了流浪儿童的相关立法以及目前我们国家在施救这方面的一些制度后,她的提案是建议国家建立强制救助中心。刘红宇说她提及的强制跟强制收容是有差别的。因为对孩子的教育和生长是父母的责任和义务,但是孩子也是国家的未来,所以刘红宇认为国家也应该有干预的义务。“我们如果通过立法,通过制度建设给予一个孩子起码正常的身心健康的条件,当发现孩子如果不符合这些条件,比如说断胳膊断腿,在一个极其恶劣的环境中间,或者在表演或者在乞讨。像这种环境不利于他的身心健康的成长,那国家应该进行干预。父母也应该在短时间里面应该丧失对孩子的监护义务,而应该由国家暂时监控。”刘红宇解释说,这个强制不是完全针对于这个孩子的一种强制,而是在不符合起码的身心健康条件情况下,从他的监护人身边剥夺监护义务的强制。

刘红宇的提案在《我建议》现场遭到了部分观众的质疑。“为什么他在社会上流浪,他就不能健康地成长呢?”有观众提出,如何是孩子自己选择的流浪,那么作为政府,如何能保证对他进行的强制救助,一定是对他进行的正确教育选择?

“红宇委员你来回答,为什么流浪就不能正常成长?”刘红宇委员现场作了解答,因为这个社会确实是很复杂,孩子在流浪的过程中,第一不能接受系统的训练和教育,第二一个少年或者一个幼童,照顾自己的能力也非常非常弱,当孩子没有生存的来源时,除了对自身的危害,这种流浪也有可能直接给社会造成危害。

面对刘红宇的解释,现场观众再次发问:“我还有一个问题,为什么不可以加强孤儿院的建设,加强孤儿院方面的建设?”

刘红宇:“我说国家干预不意味着我在反对孤儿院。”

现场观众:“比如说我现在是一个流浪儿童,摆在我面前的路有两条,一条路是孤儿院,一条路是强制救助中心,我到底作出哪个选择呢?”刘红宇:“你可以选择,如果你真的是孤儿的话,因为孤儿院有孤儿院的条件,假如你不是孤儿,你要去选择孤儿院可能还不是你的选择权,如果你是孤儿进孤儿院,我个人认为它也是一种国家干预,也是一种国家救助行为。”

刘庆柱委员:“对盗墓者要举起法律的宝剑,必要时处以死刑。”

不同声音:“文明社会,生命权高于一切!”

全国政协委员刘庆柱是一个职业的考古人,也是考古界的专家学者,针对目前文化遗产尤其是古代墓葬被盗掘的现象愈演愈烈,他在提案中希望进行两方面的努力,一是正面教育,一个是进行严打。刘庆柱认为,对破坏文化遗产的犯罪分子要不要判死刑,这把“尚方宝剑”要不要悬在盗墓人头上的问题,非常值得探讨。目前社会上有一种意见,即盗墓属于经济犯罪,属于非暴力犯罪,所以不需要使用死刑。针对这种观点,刘庆柱提出自己的不同意见,“我认为盗墓一不是经济犯罪,盗墓本身不是单单为了这个东西,实际它毁坏的是什么呢?他通过盗墓毁坏的是你的历史,毁坏的是你的文脉。因此在中国历来几千年,挖坟掘墓是十恶不赦的罪过,因此,我觉得不能把它单单算成经济上的犯罪!”鉴于这种情形,刘庆柱认为,这把宝剑不能撤,死刑不能取消。“应该在法律惩处上,如果有最重的,应该放到最重里面。”

面对刘庆柱委员的建议,刘红宇委员举起了反对牌:“立法文明的标志实际上应该是在逐步取消死刑这样一个思考范畴,所以生命权高于一切,我想这是在文明社会里面应该响当当地提出来的一个口号。”

在现场嘉宾提出不同意见后,刘庆柱为自己的提案做了补充说明,他认为,从人类社会发展进步的角度,他赞成取消死刑的大方向。但是,在我国68项死刑中,如果逐步取消,他建议把盗墓罪放到最后。

张新建委员:“我认为网吧这种混乱局面的势头已经得到了遏制。”

现场约定:“发现未成年人在网吧上网,及时举报,给予奖励。”

全国政协委员、文化部信息中心张新建带来的提案关于网络文化。他说,网络代表未来的发展方向,它将影响我们社会的生产和生活形态,在初试阶段,政府应当有更多的力量去关注它,通过立法来规范和发展网络文化。

而针对近两年有政协委员提出的再全国范围内关闭网吧的建议,张新建表示反对。他认为网吧是一个网络市场形态,不能用政府行政命令的方式采取一刀切的办法来解决网吧的问题。网吧出现的网瘾等一些问题,主要是网络的内容造成的,只要政府部门通过加强网络内容的监管,可以让网吧变成绿色网吧。在《我建议》演播室现场,主持人张绍刚提出,很多网吧依然存在未成年人上网现象。张新建回应:“你说到这个现实,就说明你最近不大常到网吧去。通过我们政府要提倡连锁网吧,加强网吧经营业主对网吧经营秩序的法定责任,同时政府还建立了网吧监控平台,通过技术手段监控网络的运行行为,政府部门加强网吧的巡查管理,这个经过多管齐下的管理行动,我认为网吧这种混乱局面的势头已经得到了遏制。”张新建还在现场与主持人约定。

张绍刚:“张委员咱俩做个约定。下次我要是出差去什么地方,假设我看到那块有一帮孩子乌央乌央在那儿上网,一看就是未成年人,我第一时间就给您打电话。”

张新建:“好。没有问题,而且你及时举报,我还要给予奖励。”

冯小宁委员提案:对青少年进行正确的价值观教育

“我们最近一两代孩子,他们普遍有价值观混乱的现象。比如说人生的目的,他就直接导致他的学习、生活乃至于以后的工作,他的追求方向。”全国政协委员、著名的导演冯小宁在《我建议》演播现场呼吁对孩子的价值观教育应引起注意,“比如说一个简单的现象,早在十几年前我们中国出现了一个很普遍的青少年都接触到的就是追星,影星、歌星大家迅速地把他们崇拜起来,我一直想说,影星和歌星都是普通人,没有任何值得崇仰的地方,只不过是他们的工作、特点比较,在众人之前有这么一个工作特点而已,我们没必要把他们当成一种偶像。”

冯小宁认为,我们的民族在历史上吃了太多的崇拜偶像的亏,有很多沉痛的教训。他希望这一代孩子不要再走这个弯路。作为电影导演,冯小宁对电影行业的明星效应进行了分析,他提到近年来,中国电影发展非常好非常快,而对电影中的明星是一种包装行为,是一种广告效应,是一种商业手段,它并不代表电影的本质。“电影的本质除了营销,商业运作赚取一定的利润之外,还有社会责任这个成分,有一种传达你的思想和精神层面的一种感觉、感情的东西。”

冯小宁说,在某些电影的商业运作手段中,从商业规律上来讲要包装、炒作一些明星,使一些明星在一些青少年中形成一种偶像作用,来换取这些年轻人到电影院去追从这些明星,形成票房效果。但冯小宁对这一现象有自己的忧虑。他认为,现在社会的发展已经过多地把明星放成了一种非人的状态,带有神话的光环,甚至他们获取着更多的经济报酬。“这在电影节大家都知道,明星的酬价已经高到了一个使得电影拍摄的投资接近一半的位置,使得中国电影生产更加艰难。虽然它是一个投入和产出的比,但是在这个比较中,我们觉得每一个时代还要有一定的度,控制这个东西是我们的全社会、我们的观众共同去努力营造的,而不能光把这些事情打在电影的投资人和明星身上。”

冯小宁认为,现在对青少年的价值观教育应当引起全社会的重视。“比如财富榜,我觉得大家应该知道财富中应该包含着一种精神财富,不能用金钱就把财富两个字涵盖,电影也是一样,电影它是商品的艺术品,所以它具有赚钱的功能,同时一定不能忘记它必然和必须附载的社会责任和一种精神价值在里头。” 冯小宁提到,每年电影学院门口有成千上万的孩子挤在那儿,想走明星之路,但很多人的心理并不是对艺术的热爱,而是把电影艺术当成了一种急功近利、迅速成名赚钱的捷径。“这是不对的,电影必然是艺术的活,它必然要和其他艺术的规律一样,它要付出一个人、一个艺术家毕生在生活中磨难、感悟,真是和人民、和生活底层在一起去感悟来积累出来的一些灵感,用艺术表现出来,这才是真正的电影艺术家。”

冯小宁从一个业内人的角度告诉大家,电影演员其实跟普通人一样,有喜怒哀乐,也有七情六欲,也有自己的性格缺点,有时候不是那么可爱。“所以我说这个传达的本身,就是一种告诉青少年,你不要把自己的人生做在一个梦里,大家知道电影是一种梦的艺术,但是拍电影本身并不是梦,它和我们老百姓每一天的生活是一模一样的,把这些道理告诉孩子们,我相信他们会有影响,也就是说知道自己在人生中应该靠自己的勤劳、智慧、努力、学习,还有摔打、实践去获取自己人生的价值。而这个价值观是这么确立的,还是我们中国的传统的价值观。” http://www.wm927.com/mIEuX/

(编辑:admin)
公用页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