武汉武昌:检察官抽丝剥茧准确定性获法院支持

发布时间:2017-08-29 12:21 来源:网络整理

  究竟是民事纠纷还是职务侵占?

  武汉武昌:检察官抽丝剥茧准确定性获法院支持

  本报讯(记者周晶晶 通讯员潘星)广告销售经理打着公司的旗号,炮制假授权委托书,将广告业务承揽到自己私下成立的公司,赚取70余万元广告费,行为暴露后又炮制一份假合同来掩盖。湖北省武汉市武昌区检察院在审查这起疑似民事纠纷的职务侵占案过程中,对案件准确定性,得到法院支持。日前,被告人游德峰被法院以职务侵占罪判处有期徒刑三年,缓刑四年。

  公司审计发现“猫腻”

  2015年12月,武汉欧亚达广告发展有限责任公司(下称欧亚达公司)在对公司账目进行年度审计时发现,已发布的完美公司广告既无合同也未收到广告款。公司于是向负责此单业务的广告销售经理游德峰询问此事,游德峰称马上会补签合同,但一直无下文。

  2016年4月,游德峰向欧亚达公司提出辞职,公司对其进行离任审计,发现完美公司的广告款仍未入账,于是要求其提供广告发布合同。游德峰随后提交了一份合同,合同甲方为武汉朋利来广告设计策划有限公司,乙方为武汉鑫欧亚传媒广告有限责任公司(欧亚达另注册的公司),合同金额为25万元。游德峰向公司声称,朋利来公司是完美公司的广告代理商。

  从未听说过这家朋利来公司,合同价款又这么低,欧亚达公司于是向完美公司进行核实。完美公司回复,早就支付给了游德峰72.75万元广告款。

  欧亚达公司随即向公安机关报案。此时,朋利来公司向欧亚达公司打来25万元广告款,欧亚达公司以“收款无据”为由将其退回。

  伪造合同掩饰真实意图

  经侦查,案件事实逐渐显现。2015年6月,游德峰代表欧亚达公司与完美公司洽谈广告业务。然而在合同签订过程中,游德峰提出以武汉德诚博纳广告有限公司的名义与完美公司签合同。游德峰谎称,德诚博纳是欧亚达授权的广告公司,并伪造了一份授权书,骗取完美公司信任,最终以德诚博纳公司的名义与其签订了广告发布合同,合同金额为72.75万元。实际上,德诚博纳公司是游德峰私下成立的公司,股东即是游德峰和其妻子。

  合同签订后,游德峰指使业务员吴某通知欧亚达公司信息部门,将完美公司的广告在欧亚达公司的广告平台上予以发布,并向公司汇报,完美公司的广告费为25万元,财务部门对这笔未入账的款项进行了登记。之后,完美公司分三次将72.75万元合同款打入了德诚博纳公司账户。

  欧亚达公司发现问题后,游德峰为掩盖上述交易,又借用朋利来公司的公章,另行伪造了一份广告合同提交给公司。

  2016年5月,公安机关以游德峰涉嫌职务侵占罪将该案移送武昌区检察院审查批捕。

  由于证明涉案多家公司之间关系的证据尚不充分,很难证实游德峰有侵占公司财产的意图,加之游德峰在侦查期间辩称,其未上交合同款是因为和欧亚达公司有劳动合同纠纷,公司欠其提成、奖金等,且提交了劳动仲裁书,武昌区检察院遂以事实不清、证据不足,对游德峰作出不捕决定。

  夯实证据,“诡辩男”当庭认罪

  2016年11月,在补充了部分证据后,公安机关再次将该案报捕。同年12月,该案移送武昌区检察院公诉部门审查起诉。前面的不捕决定,似乎指向不构成犯罪的结论,但承办检察官张迎春在反复翻阅案卷、查阅法条的基础上,对案件事实进行了全盘分析。他将游德峰的行为划分为几个步骤:第一步,伪造授权委托书,签订合同;第二步,违反公司规定将完美公司的广告在平台上发布;第三步,伪造另一公司与欧亚达的虚假合同上交给公司,隐瞒与完美公司的交易。

  张迎春认为,从游德峰“所得非法”来看,是构成侵占的,其利用欧亚达公司的广告发布平台取得的合同对价,理应属于欧亚达公司的财产。

  思路理清后,张迎春到欧亚达公司调取了广告发布程序方面的管理规定,并多次找业务员吴某及其他相关人员获取证言,进一步查明了游德峰指使下属违反公司规定强行将完美公司广告上传的经过,夯实了相关证据。张迎春认为,游德峰的违规行为足以证明其具有利用职务之便非法侵占公司财产的目的。

  经退查补证和一次延长审查期限,今年5月,武昌区检察院对该案提起公诉。前不久,武昌区法院公开开庭审理此案。面对起诉书指控的事实和详实的证据,游德峰当庭认罪并退回全部赃款。法院对检察机关指控事实及案件定性全部予以采纳,以职务侵占罪判处游德峰有期徒刑三年,缓刑四年。

http://www.wm927.com/TcuSMwtx2F/1396483593.html
(编辑:admin)
上一篇:关爱帮扶留守儿童 90后打工妹5年13次进山

下一篇:没有了
公用页底